艾琳妈呀个鸭梨

既是落在我手里了,红尘万里,你可别想重新位列仙班了

(喻黄)迢迢暗度6

心机王爷喻×潇洒剑客黄(古风)   
桃花千里还是帝冕龙椅全都不如你~
*ooc属于我
*主cp喻黄 可能含有少量叶蓝注意

“小兄弟小兄弟!有话好好说别上手儿啊,你看看你这身手放一般人里还能算不错,这跟我打能赢吗?你瞅瞅这儿挽什么剑花啊,啧啧,你看,没打着吧。”叶修背着手一边慢悠悠地躲开面前少年凛冽的攻势一边嘴也不闲着,这挑点问题那找点错,指指点点没完没了,实在可气。

对面的少年一身淡蓝色长袍,在叶修这样强大的气人攻势下,竟然还能咬着牙手握一柄短剑挑着对方要害的位置快狠准地出剑,叶修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只道这也就攻击的是他,要捅的是其他人,不定现在已经被戳成蜂窝煤了。

“成了成了,我的花魁公子”叶修漫不经心地把双手举到胸前“都说了我认识喻文州啊,干嘛那么大敌意,你就不怕哥是你主子派来的还给一剑捅死了?”

蓝河丝毫不买他的账咬着牙道“你的暗号已经错了”哦,这样啊,叶修想了想,大概就是一进门的时候这男花魁问的那句:听什么曲子吧...然后他还向这个男花魁提起喻文州。大概是他以为自己暴露了才会突然刺过来...

“是啊,可你又打不过我,我要走你也拦不住我,怎么办啊”叶修哈哈道,“胡扯!谁说我打不过你...”蓝河压着声音低声怒道。

叶修笑了,轻轻一侧身,蓝河一惊,迅速转身,可是视野里却再也找不到那个人。这人的轻功竟是已经达到了这样地步吗!听说过有的人轻功练到极致可以踏雪无痕,可是这样快的身法,一转身的时间便可以无声无息消失的,是得要多快的速度啊。

他所知道的人中能达到如此境界的就只有十根手指数的清的那么点人,哪个也惹不起,这个人究竟是谁?王杰希又是什么时候结识到这样的人物的。不对,他绝不是王杰希的人...那几位人物根本不屑于在人家手底下拿钱干活儿,而且大多退隐江湖怎么会突然出山做起太子的手下?

呼吸之间忽然感觉身子被人轻轻戳了几下,再回神就无法移动了。在这种无法动弹只能任人宰割的情况下,是真的能让人一度崩溃的,而蓝河只是拼命瞪着眼前的人。

那人一身黑衣,腰上是紧致的黑色腰封,衣服上有用红线绣着的花纹,像是枫叶片,只是身上一些不明显的褶皱暴露了这个人并不特别精致,一张脸笑眯眯的,眼尾也是弯弯下垂的,莫名的显得有些慵懒又嘲讽,不过整个人站着倒是有一种很特别的精神劲儿。

他看见蓝河动不了了,很满意的把人扶到了椅子上,只是在搬运蓝河的过程中,不小心被他脖子上挂的什么东西硌了一下,叶修轻轻皱了皱眉,确定不是什么暗器之后,把蓝河脖子上挂的东西掏了出来。

就在那一瞬间,一直没什么大反应只是瞪着叶修的蓝河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无比慌张甚至有点绝望。是什么?这让叶修更加好奇这东西的来历,于是低头观察起了这个小饰品。那是一块很漂亮的玉石,颜色竟是有些发蓝,上面雕着一个精致繁体许字。

许?许家?!

叶修愣住了,随即便脱口问出:“你是许家的孩子?!”他眼中是满满的惊讶。

蓝河显然也是十分惊讶,眼睛睁的更大了,一动不动的盯着叶修。

于是他几下解开了蓝河的定身,让他起来与他说话。“我父亲与你父亲是旧识了,他们感情很好,你家里的事我非常抱歉...我一直不知道你家还有人逃出来了...”

蓝河望着他,神情十分复杂,他顿了顿说:“父亲以前经常帮助一些他的江湖朋友,接济他们,出了事还喜欢帮人担着。渐渐的得罪了不少人,那时候一群不认识的人闯进我家,他们杀了好多人,我爹,我娘,我姐姐,那时候没有人来帮助我们,父亲那些朋友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叶修的表情显得有些沉重“那时候我在西北,还在和蛮子干仗,等我听到消息已经......没能赶过去..真的,非常抱歉”蓝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那你是怎么...”叶修问他。

“..是我的乳娘带着我偷偷从密道溜出去的,我爹可能知道迟早会有这样一天吧。那时候也没有钱,在街上快饿晕了,是偷跑出来的小王爷给了我块佩让我当了换口吃的,虽然后来还是被其他人整到了这个地方,但是真的,他救了我的命。”

“所以你才这样报答他?”

“对,他叫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那么你过来的目的是什么呢?不会是叙旧吧,叶将军。我相信你,你爹是我父亲很难得的一位知己,我父亲有时也会提起他的儿子,15岁便征战战场,而后当上侯爷,再后来听说死于自己人的叛乱。你现在肯定再不会与朝中产生纠葛了吧”

叶修楞了下便马上反应了过来,“好说好说,都那么久的事儿了,哥只是帮朋友打听打听喻文州的消息,听得已经够多了,差不多了解了,那你呢,你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

蓝河顿了顿“王爷会帮我离开的”叶修看了看他“喻文州要是没成功呢?”蓝河自嘲的笑了笑“都已经是这样了,还怕什么呢?我不怕死,活着比死可累多了”叶修摇了摇头“你不会死,我也不会死,大家都不会死的”

“为什么?”

“我不会让你死。”叶修笑了笑,认真的望着他。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问道。

蓝河忽然莫名的有点哽咽“许博远,蓝河。”

TBC

叶哥逛()窑()子都能逛成大型认亲活动hhhh





(喻黄)迢迢暗度5

心机王爷喻×潇洒剑客黄(古风)   
桃花千里还是帝冕龙椅全都不如你~
*ooc属于我
*主cp喻黄 可能含有少量叶蓝注意

“少天,我很喜欢你。请你留下来吧,以后我的时间,一半给中原,一半给你。”

喻文州在卧柳河旁的一棵柳树下望着黄少天,深色的眸子即温柔又专注。

清爽的晚风吹着,柳树上的蝉察觉到两人的靠近早不再作响。黄少天站在树荫下,抬着头怔怔地盯着他,他喜欢喻文州,几个月前就喜欢了,这个男人温柔又沉稳,聪明又博学多识。

他问的问题喻文州很少有回答不上来的,他说的话他都会认真去听。他经常想,如果喻文州这样的人拼尽全力去追一个人的话,很难有谁会不动心的吧。

因为他就是这样被这个人所吸引着,忍不住去想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到处游玩,去把他介绍给自己的江湖朋友们,就像张佳乐和孙哲平那样,大孙的手伤了,拿不了剑。张佳乐就护着他,做他的剑。

我也可以做喻文州的剑,黄少天想。

可是他从没有想过喻文州会把他从人群中拉走,带到安静的河边,说他喜欢他,主动请求他留下来,黄少天一直以为自己会先开口,请求他和自己一起离开。

这个江湖对他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但是喻文州,这个人是京城第一异姓王,也是唯一一个,他不止是他的文州,他是这里的王爷,他要有他的王妃。

而到了那时候,他,又算什么。

“我...让我再想想......”黄少天没有敢去看他的眼睛,他有点想逃,自己向来伶牙俐齿,可是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样啊...”喻文州微微低下了头,树荫当着有点看不清这个人的表情。“抱歉,是我太自我,让你为难了”他顿了顿,慢慢抬起了头。“既然这样,我们就暂时先不要见面了吧。”

什么?他甚至还没有给出考虑结果,就不再见面了?以朋友的身份也不可以吗?这个人到底什么意思,这就是他的喜欢吗?如同一盆冰水凌空泼下,泼了黄少天一头一脸,从头顶凉到了心坎。他对他来说究竟是个什么?

“你!”黄少天觉得一阵头晕,他抬起头瞪着他。这些年被他这样愤怒的瞪过的,几乎没有几个活着的了。但是这个人不一样,他是喻文州。黄少天下不了手揍他,他做不到。

于是他就只剩逃也只能逃,他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地方的,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喝的软绵绵的了,旁边坐着的是叶修。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把他叫过来的了...

“诶诶,喝够了吗?喝够了说说到底怎么了,也没听说谁出事儿了啊这两天”叶修用手支着腮帮子,看他着喝酒。于是黄少天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他。

“哦..我猜那应该就是你的个人感情问题了,被姑娘甩了?”叶修自顾自的一针见血。靠,忽然就不想告诉他了,找这个人来真是个错误。

“哟,说中了?不好意思啊,我开个玩笑”叶修把他脸上吊儿郎当的表情稍微收了收“就是没见过你这个样子,居然要别人催着说话”

黄少天勉强分出精神来瞪了他一眼,“不是”
黄少天说。“什么不是?不是被甩?”“不是姑娘。”

叶修睁大了眼睛,“以前没瞧出来你好这口啊...” “那是以前,这个不一样” 黄少天低着头轻声说。叶修瞬间来了精神“说说,说说”

黄少天打着精神有点大着舌头的把他和喻文州的事情讲给了他听。叶修认真地听完了,也认真地告诉黄少天这个他也没办法,他没经历过这种事儿他也不知道。

黄少天放下酒杯摆摆手示意他真废物快滚。但是却叶修凑近了他耳朵对他说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看上去像是他们两个因为志向不同而分手却像是对方在有意操控,但是从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描绘中又不难看出喻文州是真的喜欢黄少天的。

这就很奇怪了。叶修其实是认识喻文州的,他曾经在朝中待过不少日子,不过那时候他还不是个到处走走停停的浪荡侠客,而是威震四方被称为斗神的大将军,已经做到了侯爷,也称得上一声朝廷命官了。

不过他和喻文州并不熟,顶多算得上是个点头之交,那时候的喻文州和现在一样,看上去就是个闲散王爷,也就是书读的多了点,但是叶修从那时起就觉得这人心思重的很,尽管他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就是一种直觉——常年和老狐狸们打交道的直觉。

这让叶修觉得很有意思,他拍拍胸脯说这个事他帮他查,反正现在闲的没事,帮着揭露朝廷现任命官的丑恶嘴脸,撕破他人虚伪的君子皮囊让他感觉特别有兴致。


于是叶修问黄少天有没有线索,黄少天想了想,提了一个地名: 卧柳河









TBC.

(🐠不想把少天扯进朝廷的纠纷中,才设计了一切,他认为黄少天离自己远远的最安全了  啊啦很快就没有刀啦)











(喻黄)迢迢暗度4

心机王爷喻×潇洒剑客黄(古风)   
桃花千里还是帝冕龙椅全都不如你~
*ooc属于我
*主cp喻黄 可能含有少量叶蓝注意
*架空,瞎编了很多东西认真你就输了啵啵

“文州,京城的七夕和别地方的有什么区别吗?就是特别的活动之类的!”黄少天走在喻文州身旁有点一跳一跳的,马尾也跟着轻轻摇摆。

七夕的傍晚总是比平时要热闹的多,河边聚集了大量的男女挤在一起放花灯,本就不大的一个小小木桥也是挤满了人。平日里躲在闺阁中的小姐姑娘们都趁着热闹跑了出来,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

她们几乎人手一个提携式的花灯笼,有金鱼兔子蝙蝠蝴蝶,各式各样叫人根本看不过来。不知道的以为过的是上元节也说不定。

“放灯之类的各地都差不多吧,再有就是一些民间游戏之类的”喻文州本来也想给黄少天也买个灯笼拿着玩,不过看他对这些貌似并不感兴趣也只好作罢。

“再有呢?”黄少天还不满意。“再有啊...”喻文州顿了顿,街边有很多卖糕点小吃的商贩,他随便挑了一家卖了包巧果递给黄少天吃着,于是黄少天也终于不蹦哒了,乖乖地抱着点心“咔吧咔吧”地听他说话。

“再有就是眠花巷流香坊办的兰夜会,有佳人献唱,唱的最好的就是明年的花魁。”喻文州笑着给他指了指河对面的眠花巷,“你看,人已经多起来了吧,每年这个时候都有不少游手好闲的纨绔在那里扎堆。”

黄少天睁着眼顺着他指的方向望了望,反而扭过头来盯着他看,喻文州笑了起来“你盯着我做什么,我又算不上纨绔。”

“可是我经常看到你在这附近晃啊!快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黄少天的语气很轻快,可是喻文州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他语气中小小的微妙,于是他合上手中的折扇轻轻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干嘛啊!”黄少天没有躲开,他把手里的点心放回纸袋夸张地叫了起来。

“我可不是去玩的。”“那你是去干嘛的?”喻文州嘴上的弧度放下了一点,很快又重新扬了起来,提快了步速“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黄少天看起来将信将疑的跟上了他“走吧,带你去看看京城的兰夜会。”

流香坊小小的花台上歌舞升平,姑娘们扭着纤细的腰肢,抱着琵琶古琴,开口便是一片温柔。

卧柳河畔,看完了台上一众佳人争奇斗艳,两个人慢慢的在河边溜达。

“刚刚选出的花魁可是你心里想选的那一位?”喻文州笑眯眯的问黄少天。“我倒是觉得她们看起来都差不多...”黄少天摇摇头“花魁还没有你好看......”后半句他说的很小声,“什么?”喻文州看起来好像没有听清,“没什么没什么!!不是还有什么民间游戏吗,怎么参与啊!”黄少天赶紧往别处转移话题,“啊...那个呀,我记得这附近就有” 他没有听见。黄少天心想。

“两位公子,来抽红线吧!说不定能遇见命定之人哦!”一个小贩远远地看见他们两个就开始吆喝。小贩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他手里攥了一大把红线,线头在左,线尾在右,而他左边站了不少互相起着哄公子少爷,又边则是红着脸不声不响的小姐姑娘们。

“要玩吗?”喻文州取了两根绳,递了一根给黄少天“拉到不那么喜欢的也没关系,解释一下就好”黄少天愣住了一下,但是他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接过了。

“各位少爷小姐们准备好了吗?准备拉开绳子就可以开始寻找你的有缘人了”小贩的话音刚落,绳子就接二连三的被拉直了,周围开始三三两两传来嬉闹声。

“准备好了吗少天”喻文州温柔地笑着看向他,黄少天没有说话只是平视着前方,面无表情的慢慢拉动了绳子。

可是手中的绳子并没有被拉紧的感觉,反而被他拉到了身侧,小贩一惊,察觉到手中缺少了绳子立刻转身向黄少天道歉,但就在他一抬头却惊住了,这位蓝衣公子红线的另一半是他身边摇着折扇的青衫公子。这绳子竟是线头线尾皆被放在了左侧。

喻文州转头示意他不必道歉,抬步慢慢走近了黄少天。







“看来,比较有缘的是我们两个人啊”喻文州笑着说。






年年乞与人间巧,不道人间巧已多。











TBC.

(然而不是巧合)




(喻黄)迢迢暗度3

心机王爷喻×潇洒剑客黄(古风)   
桃花千里还是帝冕龙椅全都不如你~
*ooc属于我
*主cp喻黄 可能含有少量叶蓝注意

“文州!!”看着那人又是轻车熟路从自家院墙上轻盈跃下,喻文州哭笑不得。暗自腹诽自家的下人侍卫都是吃白饭的吗?怎么就察觉不到这人整天土匪似的翻上翻下进进出出。每次都是来奉茶的时候被他吓上一跳,那人还偏偏对此乐此不疲,也不知道在骄傲的高兴些什么。

当然说是土匪也是开玩笑,这人一身蓝衫,棕色的马尾软软的搭在肩上,臂上护腕腰间束腰衬得小剑客明朗俊秀的简直就像颗星星,那叫什么,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说罢自己都被这不恰当句子逗笑了,“快来坐吧,今天怎么来得这样匆忙,累不累?”喻文州含笑往旁边让了让示意他坐下。

“累什么累什么!”黄少天眨眨眼睛,“江湖中人本就是成日四处奔波,东奔西跑的早就习惯啦,比不得你们身子这般金贵。”喻文州笑了“是么”

黄少天好像刚要回答就被石桌上的东西吸引到了注意力,整双眼睛都变得亮闪闪了起来。

“哇!让在下瞧瞧这是什么!”这双亮闪闪的眼睛带了些促狭的望向喻文州“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王爷好兴致!”

喻文州忽地被那双眼睛一盯没忍住地怔了一下,然后很快的反应过来,“就知道你今天还要来,这不早给你预备着了。”

他笑眯眯地接着说,“什么在下,王爷的,早便说了你我之间拘什么虚礼” 黄少天倒是浑不在意的挥挥手“知道知道,这不是逗你玩呢吗...”

说完暗暗感叹了一下喻文州笑起来春风拂面的可真好看,自己四处闯荡这么久,他可是他黄少天见过的笑起来最好看的男孩子了。

“文州...你这院子好是好,我也来过这么多次了,说实话我见过的除去皇宫,再雅致的也没有了,只是....”黄少天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只是太过雅致了,就让人感到拘束喘不过气,对吗”喻文州替他补充道。

“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说啊,有机会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外面看看。我知道你们王爷啊帝王将相啊的都很忙,但是就让皇上他老人家忙他自己的,放你几天假总是可以的吧”

黄少天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杯子举到唇前,嘟嘟囔囔的把他自己的话说完。

“我可以带你下江南,上西北,我可有不少江湖朋友,把他们都给你引见引见。我跟你说,他们那群人大多没上过几年私塾,平时嘴上说着最看不上那些白脸书生其实私下里可想学两把人家那出口成章挥笔成文的本事了,好和我们炫耀哈哈哈哈哈哈,他们要是知道我和你这种人关系这么好,非得羡慕的都气死哈哈哈”

说的高兴了,就把小酒盏里的液体一饮而尽,没留神让酒烫的不住的咳嗽。

“少天..别这么着急”喻文州轻轻拍着黄少天的后背,他安静地听着黄少天说着说着就不知道把话题拐到什么地方去了,心里叹了口气。

天色很快就暗下来了,院子里两个人坐的石桌旁种了两颗桃花树,风一吹花瓣就不住地往下落,落在酒杯里,衣服上,两个人的头发上,喻文州抬手替黄少天把花瓣摘下来却很快又有新的落上去,树下眼前是黄少天一双笑眼,眼尾微挑,笑盈盈着和他碰了碰杯又把杯中新酒一饮而尽。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黄少天说从未经历过京城的七夕节,约他今年一起去看看。






TBC.


(喻黄)迢迢暗度2

心机王爷喻×潇洒剑客黄(古风)   
桃花千里还是帝冕龙椅全都不如你~
*ooc属于我
*主cp喻黄 可能含有少量叶蓝注意

老鸨大着嗓门,隔了老远就开始夸张的形容着她宝贝赚钱工具们莫须有憔悴。

“魏公子您可总算是来了!快瞅瞅我们家小蓝想您想的呀,瘦的隔着衣服都快要看见骨头咯!”瞥见正在慢悠悠往这边踱步的喻文州几乎是用拖的把他拉了进去。

瞬间就被涂脂抹粉的男孩子们包围了起来,甜腻腻的脂粉味扑面而来围绕之中推搡之间开始暗暗反省自己是不是表现的脾气太好了,可是转念一想这跟自己原本的目的地又并不冲突,就只是极小范围的摇了摇头。

一旁的老鸨立刻反应了过来,把那一群男莺莺燕燕们支开,留喻文州一个人缓了口气,打开纸扇在口鼻之间轻轻扇着,迈开步子往楼上的雅间走去。

刚刚走到雕着兰花古朴门框前,就听到了一阵泠泠的琴声,清冷高贵,使人乍一听还以为是从哪位世家公子的静室传来的,琴音似风似浪,似泉似雨。

丝毫没有半点的胭脂水粉味,听不到一丝靡靡之音。

“蓝公子,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喻文州收起扇子走了进去。

琴声停了下来“魏公子又在打趣我了,明明前两天才见过的,哪里来的好久”蓝河没有抬头,只是认真的调着膝上的七弦琴。

“但是你们妈妈可是以这个为借口生把我拖了进来呢”他笑着在旁边的木椅上坐下“我算着时间,您今天也该过来了,再说她岂不是一向如此?”蓝河调好琴也朝他笑了起来一张脸生的温柔又清秀。

“最近,可曾有人过来为难于你?”喻文州问。

“之前那波过去就没有了。”蓝河顿了顿,“他们似乎坚信您就算有什么事也不会当着我这种人的面说。”说完有些自嘲似的提了提嘴角。

喻文州笑了起来“再忍过一段时间,好吗?”

蓝河闻言点点头“我自是信得过您的,郑公子和宋公子已经等了半天了,您快过去吧”说完便抱着琴坐到屏风后面,随手拨了几个音,开始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

“王爷。”郑轩和宋晓,抬臂向喻文州一礼,他笑着示意他们不必,“你们大殿下还是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吧”

“回王爷,大殿下他们除了知道您尝来楚暮馆看望蓝河公子之外暂时什么都没有察觉。”

嗯。喻文州笑了笑,转向郑轩“老爷子这边准备的怎么样?”“棋子已经布下,大殿下毫无察觉。”

“好的,那今天就多谢你们了,还好有你们在要不然根本不会如此顺利”宋晓抱拳“王爷说得哪里话,小人们只是顺应天意做该做的事情而已,愿为王爷效犬马之劳。”

喻文州笑了笑,便各自散了去。

只是回到府中,被下人呈上了一份小礼物,说是在后院石桌上发现的,是一封信,信纸上有股淡淡的桂花味儿,信上说他终于找到他了,他来还酒钱了,署名是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

——黄少天



(喻黄)迢迢暗度1

心机王爷喻×潇洒剑客黄(古风)   
桃花千里还是帝冕龙椅全都不如你~
*ooc属于我
*主cp喻黄 可能含有少量叶蓝注意

喻文州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卧柳河畔一家随处可见的小酒楼里,那人像是弄丢了钱袋,通红着脸站在店小二的一片唾星翻飞中,手忙脚乱的在身上上下翻找。

被说的急了,就一边摸找零钱,一边分出心神回上几句嘴,炸着毛的样子活像当今云秀公主家那只黄纹虎斑猫。

于是他便随手点了一盘点心两壶黄酒,小酌着拿他下酒。

就这么慢吞吞的喝完一壶,什么也倒不出来了,他就摸出二两银子替楼下的那位糊涂公子也结了账,做罢就眯着眼睛靠在椅背的软垫上等人上楼来谢他。

只是没有想到他喻文州难得出来一次,随手行善积德还貌似结识了一位大人物,这位自称“剑圣”的小橘猫,哦不,蓝衣公子自来熟的一撩衣服下摆在他对面坐下,客气了两句就开始喋喋不休。

他先是感谢喻文州为他付账,又说自己是名江湖剑客,15岁出师后便四处游历,前些天遇见了一个许久未见的什么姓叶的江湖朋友,一时兴起过了两招之后,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钱袋被对方摸走了。

他不停的说,喻文州就颇有些兴致听着,尽量不打断他,听到有趣的地方就等到他语句间间隙见缝插针的问上几句。

“你不是什么剑圣吗,被他摸走了钱袋怎么还没察觉?”

对方听到像是卸了气一般,顿时有些没精打采起来,喻文州只觉得他仿佛能看见对方的小猫耳朵都搭拉了下来,现在的江湖人士都这么可爱的吗?

虽然这样说,不过从小到大他除去小时候在他府中教他习武的师傅听说是个武林中人,教了几年觉得这孩子实在不是习武的料子,天生筋骨太差,什么动作都慢,熟了也慢,这让秉承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意志的师傅很是沮丧。

他不想教,刚刚好他也不想学,于是没练几年就让人家走了。

喻文州自己也知道自己天生就在这方面资质不足,不过他比起习武还是对各路书籍更感兴趣,偶尔也看看兵法书,总的来说就是什么都看。他自称杂家,好像什么都知道一点,他也确实几乎什么都懂一些,博古通今算不上,但是他很少被人问倒。

知道的东西多总不是坏事。

不过活的同龄江湖中人倒是第一次见,听他说什么都新鲜,从中原武林聊到隔壁楼兰的美酒,从西域的月亮说到东洋的姑娘。

对方一说就有点停不下来,小剑客好像难得遇见这么有耐心听他说话的人,也伶俐的从对方偶尔的短暂回复中领略到了这人微妙的不平凡。

顿时觉得遇上了知己,于是话就更多了。

直到第三盘点心被吃完,喻文州瞧他实在喜欢这儿的桂花糕没忍住又替他买了一盘包好让他带走。

临别前小剑客才想起来两个人聊的太投入居然没想起来自我介绍,忽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在下黄少天,叫我少天吧,今天和你聊的很投缘,希望还可以再遇见,等我把叶修那个家伙揍了把钱拿回来一定请你喝酒!” 黄少天用食指轻轻挠了挠脸,抬起眼去看他。

“嗯,遇见你很高兴,文州,魏文洲。”不知怎么的就告诉了他真实的字。

直到小剑客走了,喻文州一个人跑到巷子后面迈上回府的轿子,车帘和车窗之间的缝隙随着软轿的细微的晃动时有时无。稀碎的阳光断断续续星星点点的撒下来,懒洋洋的,有时能看到卧柳河岸的柳树枝条轻飘飘的舞着。今天的王杰希要是知道了他最近一直在卧柳河这儿混,也一定会很放心。他也会让他放心。

河岸上一片一片的春色绵软的像是轻飘飘的雾气,他就是在这样美好的季节遇见了黄少天,他想。

回去打听打听“剑圣”小朋友的来历吧。









(文州是第一异姓王也是唯一一个嗯,杰西爸爸是当今的大皇子殿下,云秀是皇上的义女有公主封号想写古风喻黄很久了,今天福至心灵脑补出这样一个设定于是赶紧就写了,怕不写忘了,会加油写后续即使没有人看hhhh开学三党会比较忙但不会忘了这两小可爱的!)

【曦瑶】扑火 (一个脑洞十分短小 有刀慎)

       

沸腾的茶水翻滚着落入眼前青瓷冰裂纹的茶杯中蒸腾着些许热气,白雾在眼前萦绕,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水滴溅出。在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雕花木椅上坐着的正是当今正热的金家家主金光瑶,要说这金光瑶刚刚登上百家仙督的位置椅子还没坐热乎反倒三天两头的往蓝家跑。这不,绕过花壁,云深不知处家主静室中正坐着这位仙督大人。
       
金光瑶刚刚缓过神,一只玉一般白皙修长节骨分明的手将茶杯放到了自己眼前。

【不会烫吗?】

“多谢二哥...”
“阿瑶刚刚在想什么呢,莫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温家遗留下来的诸多仙器给百家公平分配固然重要,但也要小心太过劳神累坏了身子..” 一张精致俊美的过分的脸在对面,隔着层层水雾晃来晃去的,看不清晰,晃的金光瑶一阵说不明白的头晕目眩。

一股淡雅的檀香中,不知是靠在了什么东西上,冰凉的布料在手臂上擦过,指间还残存着衣料上花纹绵滑精致的触感。握住了什么长条布带状的东西 “...阿瑶..”仿佛有人在叫他。
“......二哥?是你吗?”嘴角上常嵚着弧度渐渐放下了

【好晕】

“当然是我啊,阿瑶,你累了。”

【嗯,肯定的语气】

“...是啊我累了” 嘴角的弧度渐渐又扬了起来,转身搂住身后的人亲上了上去,带着茶香,在对方唇齿间留恋着,感受到对方有些笨拙的回应,更加深入的缠绵。大哥?阿愫?仙督? 可去他的吧。

【曦臣....】

还是头晕目眩,一直这样下去也挺好的吧...别醒了。 不去管身后,一片黑暗中紧贴着的,还在轻声低吼的聂明玦,不去管挤压着面门腥臭木制材料。

【二哥。】






撸的小奶轰和小奶出♡ 真可爱呀嘿嘿嘿一边画一边傻笑(no

大概是说不小心摔到轰身上的绿谷刚要起来发现自己被揉头了hh啊绿谷真可爱啊想。。

这里艾琳 初来老福特多指教!